ENGLISH | 中文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一周年的思考
  艾伯乐的公开信
分享到:  
  •   2021年3月11日

  •  
  • 整整一年 ——自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大流行以来,已经过了整整一年。有时我们会觉得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距离上一次和爱人欢聚,一起看电影,和同事们在办公室里喝咖啡,感觉仿佛隔了五年之久。或许每个人感觉这一年时间对自己而言或长或短,我想我们都认同,我们在这一年里失去了很多,但也学到了很多,并且即将迎来曙光。

    在这一年里,我们失去了太多。截至今天,全球已有超过1.17亿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导致约260万人死亡。如此触目惊心,又令人心碎。然而,我们的损失远非如此。员工失业,公司倒闭,学生失学,患者治疗延误,这一切都在心理、生理和经济上给我们造成严重打击。这无疑已经成为一场噩梦,史无前例,波及全球——有时甚至让人觉得,我们或许永远无法醒来。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学到了很多。为了挽救这场悲剧,我们竭尽全力研发疫苗,寻求治疗方案。我们找到了新的方法,通过利用数字技术、与监管机构合作、以及同步(而非次第)完成各项任务,我们的科学家和临床医生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进程,同时也能够满足安全性质量要求。我们见证了人类利用自己的智慧解决一年前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难题。就辉瑞而言,我们的成就包括:发明了一款新型保温运输箱,确保我们的疫苗在运输过程中始终保持超低温,我们的储藏室摆满最新的创新设备,这些设备在2020年3月11日之前都还不存在。三周前,我在密歇根州卡拉马祖市的工厂接待拜登总统时,首次亲眼看到了这些设备,这让我倍感自豪、惊艳和喜悦。

    我们认识到,整个生物制药行业团结协作的力量无比强大。辉瑞与BioNTech、Moderna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分别展开的两项合作,助力交付了全球首批两大mRNA新冠疫苗产品。这不仅是全球最早的用于预防新冠肺炎的两大mRNA疫苗,而且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两大mRNA疫苗。现在,强生与默沙东之间开展的生产合作,将进一步推动新冠疫苗大批量交付。

    正因如此,我们得以在一年后看到黎明前的曙光。从以色列和其它国家,我们看到了振奋人心的辉瑞疫苗真实世界数据。得益于紧密的政府企业间合作,我们的疫苗已开始惠及最贫困的国家。实际上,第一批mRNA新冠疫苗已于上周抵达卢旺达。随着全球加速接种疫苗,我们可以切身感受到希望正在到来。这种希望,我们在春天常常感受到,但这一次不仅意味着凛冬正在离去,还预示着我们即将挺过人类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之一。

    但我们尚未完全走出这场危机。因此,辉瑞完全认同世界各地卫生当局近期发布的声明,即在未来几个月,我们仍需保持警惕。我们还要继续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经常洗手,直到足够多的人接种疫苗,从而产生群体免疫。在科学研究方面,我们也绝不松懈。我们已开始第三针加强针的试验,以应对病毒的不断变异,我们也正在对包括孕妇和儿童在内的其他人群开展研究,同时,我们还在诊所推广抗病毒治疗方案,以期帮助患者战胜新冠肺炎。

    在短短12个月里,我们就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而在当下,我们有了一个新的任务,与抗击新冠相比,它同样重要,充满挑战,但是可以完成。那就是,疫情之后,我们需要总结过去一年的经验教训,为新的一年做好更为充分的准备。我们将以此告慰逝去之人,实现科学致胜

     

    注:本文译自辉瑞总部新闻稿,仅供参考,原文请见https://www.pfizer.com/news/hot-topics/albert_bourla_reflects_on_the_one_year_anniversary_of_the_covid_19_pandemic


字体大小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