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中文
美国FDA批准 LORBRENA®(lorlatinib)用于 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解决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分享到:
  • 纽约   2018年11月2日

  •  
  •       辉瑞公司(NYSE:PFE)于11月2日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已批准LORBRENA® [lor-BREN-ah](lorlatinib)——第三代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用于治疗在接受克唑替尼(crizotinib)以及至少其它一种ALK抑制剂后病情仍进展,或在接受阿来替尼(alectinib)或塞瑞替尼(ceritinib)作为第一个ALK抑制剂治疗后病情仍进展的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基于对肿瘤的缓解率及缓解持续时间,这项适应症获得了FDA的加速审批。该适应症的持续审批或将取决于验证性试验中临床获益的验证和描述。这是在近两个月内辉瑞第三个获批的肿瘤药物(其中有两个治疗肺癌的药物)。

          辉瑞肿瘤事业部全球总裁Andy Schmeltz表示:“多年来,辉瑞改变了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的研究、管理和治疗。基于我们对肿瘤的复杂性和耐药性的深入理解,辉瑞科学家发现并开发了LORBRENA,专门用于抑制可能对其他ALK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产生耐药性的肿瘤突变。我们相信,LORBRENA必将造福于既往治疗后有进展的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持续践行辉瑞对满足癌症患者亟需的承诺。”

          自从辉瑞在2011年引入首个用于治疗ALK阳性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TKI——赛可瑞®(克唑替尼)以来,这些药物为患者提供了化疗以外的更多治疗选择。然而,肺癌依然是全球癌症死亡的首要因素。

          尽管很多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对于最初的TKI 治疗有反应,但通常病情仍会进展。1,2 此外,对于接受第二代 ALK-TKI,如阿来替尼(alectinib)、brigatinib 和塞瑞替尼(ceritinib)治疗后病情进展的患者,他们的治疗选择十分有限。3 LORBRENA 的获批,为接受第二代 ALK-TKI治疗后肿瘤有进展的患者提供了一种新方案,并为继续口服治疗提供了机会。

          哈佛医学院医学教授、麻省总医院胸腔癌症中心主任Alice T. Shaw博士表示:“基于先一代的生物标记物驱动型疗法,过去十年,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治疗取得了巨大进步。但由于耐药性,几乎所有患者的肿瘤仍然会复发,其中相当大比例的患者发展为新的甚至更严重的脑转移。在一项同时包含有/无脑转移患者的临床研究中,LORBRENA在那些用其它ALK 生物标记物驱动型疗法失败的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身上,展现了临床活性。”

          这次批准是基于一项非随机、多剂量的和活性评估的多队列、多中心1/2 期研究(B7461001),评估LORBRENA用于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这些患者曾接受一种或多种ALK-TKI的治疗。总共215 位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入组,并根据原先接受的不同治疗而分为不同的亚组。在这些患者中,总缓解率(ORR)为48%(95% CI:42%,55%);重要的是,57%的患者曾接受过一种以上ALK-TKI治疗。试验中,69%的患者有脑转移史,颅内缓解率为60%(95% CI:49%,70%)。

          辉瑞全球产品研发肿瘤药物首席研发官Mace Rothenberg博士表示:“自2011年首次批准了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的生物标志物驱动疗法以来,辉瑞的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们始终致力于药物的研发,为患者带来更有效的治疗。对于患者而言,LORBRENA的获批是一项重要的里程碑。该药在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的广泛群体中表现出了显著的疗效,包括那些曾接受前两代ALK-TKI治疗导致目前治疗选择非常有限的患者。”

          辉瑞致力于确保广大肺癌患者能够获得这一项创新疗法。在美国,LORBRENA处方患者可以进入Pfizer Oncology TogetherTM项目,该项目为患者提供个性化的支持,如财政援助和其它资源,为他们的日常生活提供帮助。

    关于LORBRENA®(lorlatinib)

          LORBRENA适用于治疗在接受赛可瑞®(克唑替尼)以及至少其它一种ALK抑制剂后病情仍进展,或在接受阿来替尼(alectinib)或塞瑞替尼(ceritinib)作为第一个ALK抑制剂治疗后病情仍进展的治疗ALK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基于对肿瘤的缓解率及缓解持续时间,这项适应症获得了FDA的加速审批。该适应症的持续审批或将取决于验证性试验中临床获益的验证和描述。LORBRENA 目前已在日本获得批准,用于治疗对ALK-TKI产生耐药性或不耐受的ALK 融合基因阳性、不可切除的晚期与/或复发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关于非小细胞肺癌

          在全世界范围内,肺癌是癌症致死的首要原因。4非小细胞肺癌(NSCLC)占所有肺癌的85%,目前依然难以治疗,尤其是转移性病例。5大约75%的NSCLC患者较晚被确诊为转移性肺癌或晚期肺癌,五年生存率仅为5%。2,6,7ALK基因重组是一种基因变异,这种变异会推动一些患者的肺癌的发展。8,9流行病学研究表明,大约3-5% 的NSCLC 肿瘤是ALK阳性。10

    关于辉瑞在肺癌方面的努力

          辉瑞肿瘤事业部致力于解决广大肺癌患者的未满足需求,肺癌是全球癌症相关死亡头号杀手,治疗相当棘手。辉瑞致力于通过开发有效且安全的疗法(包括生物标志物驱动的疗法和与免疫肿瘤学(IO)药物的组合)来解决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多样化和不断发展的需求。通过将领先的科学见解与以患者为中心的方法相结合,辉瑞公司不断推进其工作,以便在合适的时间将正确的患者与正确的药物相匹配。通过我们的研究通道和协作努力,我们为NSCLC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关于辉瑞肿瘤事业部

          辉瑞公司肿瘤事业部始终致力于对带癌生存患者具有重要意义的创新治疗方案的探索。在加速治愈肿瘤和为患者提供易于获得的突破性药物方面,辉瑞公司肿瘤事业部一直扮演着领导者角色,目前它正在重新定义带癌生存。我们拥有不断扩大的生物制剂、小分子药物和免疫疗法的研发产品线,重视发现最佳的科研突破、并将其转化为适用于广谱癌症患者的临床应用方案。辉瑞肿瘤事业部与学术机构、个人研究者、合作研究团体、政府和认证合作伙伴齐心协力研发突破性药物,为治愈或控制癌症而不懈奋斗。我们知道,生产药物不是衡量肿瘤治疗成功与否的单一标准,更重要的是能够创造对患者生活由积极影响的伙伴关系。如需更多地了解辉瑞公司肿瘤事业部如何通过各种创新疗法改善带癌生存患者的治疗前景,可以浏览网址: http://www.pfizer.com/research/therapeutic_areas/oncology。

          在辉瑞肿瘤事业部,我们始终致力于推进对患者具有重要意义的药物的研究。如今的辉瑞肿瘤事业部已处于行业领先地位,拥有获得FDA批准的13种肿瘤药物21种适应症,涵盖乳腺、前列腺、肾、肺和血液。我们还拥有最精深的肿瘤生物类似药研发产品线,其中两种药物已在全球获得批准,多个项目处于中到后期研发阶段。辉瑞肿瘤事业部正在努力改变癌症患者的命运。

    辉瑞公司:携手共创健康世界®

          在辉瑞,我们致力于运用科学以及我们的全球资源来提供能延长并明显改善人类寿命的治疗。在保健产品的探索、研发和生产过程中,我们均建立了质量、安全和价值标准。我们的全球产品组合包括药品和疫苗,以及许多世界驰名的健康药物产品。每天,发达和新兴市场的辉瑞员工都致力于推进健康,以及能够应对我们这个时代最为棘手的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方案。辉瑞还与世界各地的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政府和社区合作,支持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获得更为可靠和可承付的医疗卫生服务。这与辉瑞作为一家世界的创新生物制药公司的责任是一致的。160多年来,辉瑞一直努力为人们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www.pfizer.com。

          辉瑞公司信息披露公告:本新闻稿所含信息截至2018年11月2日。当出现新信息或未来事件或进展时,辉瑞公司不负责对本新闻稿所含前瞻性声明予以更新。

          本新闻稿中包含了关于LORBRENA(lorlatinib)这种药物的前瞻性信息,包括其潜在的益处。这些信息包含重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与此类陈述中明示或暗示的内容之间存在较大的差异。风险和不确定因素包括(除其他外):LORBRENA能否取得商业成功的不确定性;研发过程中内在的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预期的试验开始和结束日期、以及监管提交日期是否得到满足的能力,以及不利的临床试验结果的可能性,包括不利的临床数据和对现有临床数据的更多分析;包括但不限于,能否达到试验开始和结束日期的预期要求,以及不利的临床试验结果的可能性,包括不利的临床数据和对现有临床数据的更多分析;LORBRENA在任何其它管辖范围内的药物申请是否及何时可以被受理;关于LORBRENA的此类申请经过未决期和归档备案期以后,能否及何时可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这取决于这些监管部门对所提交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全部资料提示的获益-风险所做的评估;而在获得批准之后,还取决于LORBRENA能否顺利实现商业化;监管当局就产品标签与其它事项所做出的决定,这些决定可能影响LORBRENA的可获取性或商业潜能;以及竞争性开发情况。

          关于其他的风险与不确定因素,可参考截止2017年12月31日辉瑞的财政年度报告(表格10-K)及其后续报告(表10-Q),均包含在标题为“风险因素”和“可能影响未来结果的前瞻性信息和因素”部分、以及后续的报告(表8-k)之中,所有这些均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报备,并可通过www.sec.gov和www.pfizer.com查询。

          本文译自总部新闻稿,仅供参考。原文请见: https://www.pfizer.com/news/press-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u_s_fda_approves_lorbrena_lorlatinib_for_previously_treated_alk_positive_metastatic_nsclc

    参考资料

    1 Lin JJ, Riely GJ & Shaw AT, Targeting ALK: Precision Medicine Takes on Drug Resistance, Cancer Discovery Volume 7, Issue 2, pp. 137-155, 2017

    2 Shaw AT, et al. Alectinib versus crizotinib in treatment-naïve advanced ALK-positiv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Primary results of the global phase III ALEX study. Presented at: ASCO Annual Meeting; 2017 Jun 2-6; Chicago, IL, USA. Abstract #LBA9008.

    3 Mano H. Second-Generation ALK Inhibitors, Clinical Advances in Hematology & Oncology Volume 13, Issue 7 July 2015.

    4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GLOBOCAN 2018: Lung fact sheet. http://gco.iarc.fr/today/data/factsheets/cancers/15-Lung-fact-sheet.pdf. Accessed September 2018.

    5 Reade CA, Ganti AK. EGFR targeted therapy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potential role of cetuximab. Biologics. 2009; 3: 215–224.

    6 Yang P, Allen MS, Aubry MC,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of 5,628 primary lung cancer patients: experience at Mayo Clinic from 1997 to 2003. Chest. 2005;128(1):452–462

    7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Detailed Guide: Lung Cancer (Non-Small Cell). Available at: http://www.cancer.org/cancer/lungcancer-non-smallcell/detailedguide/non-small-cell-lung-cancer-survival-rates. Accessed February 2018.

    8 Chiarle R, Voena C, Ambrogio C, et al. The anaplastic lymphoma kinase in the pathogenesis of cancer. Nat Rev Cancer. 2008;8(1):11-23.

    9 Guérin A, Sasane M, Zhang J et al. ALK rearrangement testing and treatment patterns for patients with ALK-positiv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Cancer Epidemiol. 2015 Jun;39(3):307-12. doi:10.1016

    10 Garber K. ALK, lung cancer, and personalized therapy: portent of the future? J Natl Cancer Inst. 2010;102:672-675.

     

     

     

字体大小AAA